汕马来袭,我们想先聊聊兔子
敲茶_舟元敲茶_舟元
2019/12/10 10:49:14阅读 81124

  汕马,是一年一度的城市狂欢,在入了冬的12月,这一天如约而至。


  马拉松,是一场孤独的集体运动,选手要独立面对漫长的赛道,和身体较劲,和时间过手,用反复迈步的身体,机械般奔向陌生的前方,这是孤独的,陪伴奔跑者的只有风的咆哮和心脏的战鼓。


  后来我认识了兔子,不是蹦蹦跳跳的那种,是奔跑的,他们身后还带着气球,他们被称为「官方配速员」,他们是马拉松里的孤独消除者。



 在一场数千人大迁徙的马拉松里,兔子是不可或缺的关键,他们混杂在参赛队伍中,身后系着气球,气球上的数字代表他们跑完全程所需的时间,如果你跟在他们身后,就能在这个时间里完成比赛。


  不同的兔子适配不同的时间,跑得快的兔子用时更短,跑得慢的,身后气球上的数字就越大,熟练的奔跑者们知道自己的体能极限,他们会根据气球上的数字寻找适合自己兔子,然后追逐着兔子跑完全程。


  兔子谢汉湖说,自己是奔跑的计时器,但我觉得他们更像移动的沙漠绿洲。遥不可及的终点就像远方的绿洲,你知道它存在,但不知道它在哪,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抵达,但如果你拥有一只兔子,你内心的压力就会骤减,因为你知道,只要跟着兔子跑就行了。?



  但这种奔跑的压力并不是消失了,而是转移到了兔子的身上,对于兔子们来说,他们奔跑的同时也肩负着身后参赛者们的信任。


  「如果你跑快了,跟着你的选手会累垮,如果你跑慢了,你又耽误了身后的人,」谢汉湖说,「所以你只能匀速跑,不能出错。」


  对于兔子来说,马拉松不只是一场奔跑的赛事,更是一场关于信任的博弈,他们要牺牲自己,让其他参赛者心无旁骛地奔跑,跟着他们顺利抵达终点。



  其实兔子们本可以跑得更快,为了避免他们被意外因素影响,兔子们通常被要求在自己宽松的能力范围内选择配速,谢汉湖说这就像可以考95分的学霸,他得去带75分的同学,他可以跑得更快的,但职责不允许。


  其实兔子也是参赛选手中的一员,但从成为一名兔子开始,他们就必须放弃对成绩的追求,放弃自我的奔跑本能,然后承担起身后许多人的信赖,克制自己的步伐,保持机械般的稳定速度。


  某种程度上说,这是反人性的,这要求一个人的身体向机器靠拢,靠身体记忆和心理素质,牢牢把控步伐。?



  通常来说,兔子是有队伍的,在不同的配速段里,一只兔子可以参照另一只兔子来矫正自己的速度,但有时候并不这么顺利。


  韶关马拉松的时候,谢汉湖经历了一场自己的战争,那一天他的兔子同伴因故请假,原本有人分担的重任一下子全堆在他一个人的肩膀上,在失去参照后,他除了自己别无可靠,但谢汉湖展示了一个兔子的专业素养。


  「其实就是控制步幅和步频而已。」他说的很轻松,可能因为对他来说跑步已经太过平常,这项运动是他多年的老朋友,「以前我会穿15块钱的帆布鞋,绕学校操场跑72圈,然后喝8毛钱的盐点」,这些是谢汉湖对跑步最早的记忆,也是身体已经打下的基础。



  兔子必须有过硬的专业素养,与此同时,需要荣誉感支撑。「其实大多数人选择做兔子,还是因为荣誉感,不只是做一个普通的选手,还要做一个能帮助更多人的奔跑者,这是一种荣誉的选择。」谢汉湖说,这也是他最开始走上这条路的原因,兔子们必须学会自我克制,牺牲胜负欲,背起心理负担,还要花费大量时间自我训练。


  「当然也有一些客观因素存在」,一名参加马拉松的选手,往往需要面对往返路费、酒店住宿,装备消耗等问题,有时候还可能没中签,这些人往往会报名做兔子,主办方会提供住宿和装备。


  但兔子也不是报名就能做,多数赛事需要你提供以往的成绩证明,还要经过线下选拔,通过测试才能担任兔子的重任。?



  跑步对于谢汉湖来说已经不陌生了,做兔子也已经两年了,但他依然兢兢业业,这可能是大多数兔子的真实状态,他们不敢,也不能松懈。


  去年茂名马拉松,谢汉湖当了430的兔子,当时太热,赛道在郊区,40公里左右他就开始抽筋了,谢汉湖说如果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参赛选手,他会选择下来走路,甚至退赛,但那天他是兔子,他只能简单按了20秒,忍着疼痛迅速回到战场。


  「永远要敬畏马拉松,」谢汉湖说,这是兔子们的真实心声,「不管跑了多少次,永远不能大意,始终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和最充分的准备。」


  今年的汕马,谢汉湖依然是一名兔子,他说今年会有些不一样,以往汕马的兔子都是从拱门起跑,但今年会分区跑,让那些远离起点的选手更快找到自己适配的兔子。?



  12月,汕马来袭,也许值得被人们记住的,不只是场边的功夫茶局,也不只是战胜孤独的奔跑者们,还有那些勇敢背负起责任的兔子。他们会在人海中,和身后的气球一起,毫不起眼地完成他们伟大的战争。?祝一切顺利。


本期插图/ 兔子 谢汉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