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卡中央红色交通线③|走进“虎口咽喉”,探访大山里的秘密交通站
e京网e京网
2022/10/4 9:30:20阅读 16298
免责声明: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,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。

山环水绕,梅柚飘香,今天的广东省梅州市大埔县秀美宜居。九十多年前,它却承担着一份沉甸甸的“绝密使命”。



1929年年底,闽赣的土地斗争蓬勃开展。为便于与在上海的党中央机关联系,中央计划建设一条由上海经香港、汕头、大埔、永定进入中央苏区的“中央红色交通线”,传送党中央与中央苏区的往来文件,运送苏区急需的物资,护送需要进出中央苏区的重要人员等。


这条绝密的交通线安全畅通运行长达5年,为党的革命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。其中,被誉为“虎口咽喉”的大埔秘密交通站,发挥了重要的作用。本期,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走进梅州大埔,探访大山里的秘密交通站。


虎口咽喉:
水路转山路,
红色交通线必经此处


闽粤交界的大埔县,位于国民党统治区和中央苏区的交界处,是进入中央苏区的最后一站,地理位置险要。


当年,敌人在此囤积了重兵把守,岗哨、碉堡众多,与当地民团和特务一起布下了严密的搜査网。从这里实现秘密转移,殊为不易。


中共大埔县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甘海洋介绍:“中央红色交通线大埔交通站被誉为‘虎口咽喉’,因为这个位置特别险要、非常特殊,是水运转山地的一条必经之路。”



走进大埔县北部的青溪镇,汀江如画,与韩江相通,最终通往南海。1930年代,陆上交通不便,汀江和韩江连接着广东东部、福建西南部、江西南部等地,成为水上交通往来要道。


青溪镇与闽西永定接壤,当时,需要进入中央苏区的情报、物资和人员等,就是在这里由水路转为陆路。


交通员们乘船经县城茶阳抵达青溪后,一般在沙岗头码头上岸,以此为起点,走山路经虎市村、多宝坑、铁坑村、伯公坳,和闽粤边界上的永定县桃坑村,最终到达闽西交通大站,道路绵延数百公里。

 

精妙布局:
一扇窗户、一顶竹笠,
都是秘密暗号


为了保障交通线的安全运作,大埔交通站进行了诸多精妙布局。


如大埔交通站设在青溪里铺村余氏宗祠,并在同丰杂货店、同天饭店、永丰客栈、邹日祥故居等地设立小站或联络点。青溪镇崩逢尾村余均平的旧屋、青溪大水坑村棣萼楼等地设有暂存物资的仓库。


棣萼楼是一栋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客家民居,位于汀江蕉坑码头对面山坡上,从二楼窗户可以清晰看到码头情况,但由于视觉差,在码头很难看到棣萼楼。因此,这里被选为交通线上的一个重要秘密仓库。



在这里,记者体验了当年交通员们转移物资的惊心动魄过程。


九十多年前,交通员们运送物资从县城茶阳乘船到达青溪镇棣萼楼附近码头,一般会在此上岸将物资运入棣萼楼二楼的秘密仓库中。


交接物资,怎么确保安全?交通员们巧妙设计了一个水上交通的“秘密接头暗号”:竹笠。如果船头竹竿上放有竹笠,表示安全,可以及时交接。如果没看到竹笠,则表示情况可疑,要等待时机。


抵达棣萼楼后,交通员们不走大门,而是从一条隐蔽山路上山,直达棣萼楼二楼的一扇窗户下。这扇窗户也经过特殊设计,当看到有交通员到来时,屋内接头人员会移开窗户上的木条,一扇窗瞬间变成了一扇门,窗口放下一架木梯,交通员和物资就从这里悄悄进入二楼,将开展地下工作所需的经费、枪支、弹药、药品等存放进仓库。


这项秘密交通工作,得到了当地干部群众的支持。在多方掩护下,从1930年冬到1934年10月,棣萼楼秘密仓库始终没有被敌人发现。


 

牺牲奉献:
用双脚踩出、鲜血染就一条“生命线”


离开棣萼楼,沿水路北上,很快就能来到青溪镇沙岗头码头遗址。由于水位上涨,当年的沙岗头码头和秘密联络点永丰客栈,已淹没在平静的江水下。



永丰客栈负责人余良晋的嫡孙余志强告诉记者,余家开设的永丰客栈就在码头边上,位于当年青溪镇最繁华的地段。客栈由余良晋与妻子黄亚莲、女儿余样英共同经营。


永丰客栈是红色交通线由水路转入山路的必经之地,客栈三楼设有秘密通道直通后山。


山路难行,时任大埔交通站站长卢伟良后来回忆:“所走的都是很少行人的、树木杂草丛生的羊肠小道,十分难行。”


位于闽粤交界处的多宝坑小站,是红色交通线在广东的最后一个重要站点,这里也是交通员邹日祥的家“缵诒堂”。在这里,邹日祥一家用鲜血守护了党的秘密。



1931年8月,因叛徒出卖,为掩护交通员安全转移,邹日祥的母亲江强英在家中开门引敌,饮弹壮烈牺牲。邹日祥也曾三次被捕坐牢,家里遭洗劫一空,但他却死守党的交通机密。江强英牺牲后,邹日祥的妻子江崔英含泪掩埋好婆婆的尸体,也投身到前线交通工作上。

据不完全统计,这条无数革命先辈用双脚踩出、用鲜血染就的“生命线”,共护送了200多名党政军领导干部,安全运送各类中央苏区建设的急需物资300多吨。


来源:羊城晚报